相关文章
热点关注
栏目列表

虚心者可师也

来源:作者:本站 打印本页】【关闭页面
介绍

我去上海九星市场,闲逛中发现了一间云南普珥茶专营店,店面古色朴素,走进去忽然发现端坐在正中央的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台湾富稼陶艺的老板王先生。王先生早年在台湾专门从事紫砂壶的收藏和交流,手中的好壶特别是民国七大老艺人的精品不少,,我曾在台湾专业刊物《紫玉金砂》上见过他的藏品专辑,当时羡慕不已。寒暄之后我又问起了三年前在宜兴范国华家中看到的那把“可心竹段”壶,老王万没料到三年来我还念念不忘这支朱可心大师的精品,逐渐也为我的诚心有所折服。老王感叹这几年台湾的经济下滑,生意大不如从前,现在主要只在大陆投资普珥茶买卖。最近云南新的工厂即将开工,需要部分资金,原打算出让几把紫砂精品暂缓燃眉之急,没想到在上海偶遇,几番商讨之后,遂同意将三年前不忍割爱的“可心竹段”转让给我,也算一段难解的壶缘所致。
这把“可心竹段”容积约500CC,正面刻“顺生先生惠存 朱可心敬赠”,反面刻有“香浮雀舌 助我诗人 岁在丙戌仲春月”。作品以竹为题材,壶的主体为两节竹,壶嘴壶把舒出自然,曲线生动有劲,骨肉均匀,生机盎然,协调得体,优美的轮廓线具节奏韵律,达到艺术上的形式美。壶盖托起一支弯曲的竹根及勃发的新枝叶,清逸潇洒,主视线过渡和谐,匠心独到,韵味无穷,其手法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抽象与写实俱佳。拿到这支壶后,兴奋心情难以言表的同时对朱老敬赠的对象“顺生先生”又引起了我的兴趣,是什么样一位人物使可心先生不仅赠其佳作,还专门在胚体上镌刻敬语,这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之心。
为次我专门请教了圈内的许多朋友,有人说“顺生”是旧上海的富商,也有人讲“顺生”是当时丁蜀的镇长。当问及江苏省工艺名人潘持平先生时,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送给毛国强的父亲毛顺生先生的。当天下午我联系上了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毛国强先生,当被问及可心老人有否赠予其父竹段壶一支。毛国强先生肯定地讲有,但必须当面看壶,上过手才能下结论。几日后我专程下丁山拜望毛国强先生,当我刚把这支壶取出,毛大师用非常激动而且肯定的语气说道:“就是这把壶,今天终于又见到了。解放前我父亲创办毛顺兴陶瓷公司,与宜兴的很多老艺人交往深厚,这支壶是1946年朱可心送给我父亲的,小时候我们在家里都用过。解放后,政府把流散的紫砂艺人组织起来恢复生产,成立了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这支壶也作为资产入了股,后来一直存放在紫砂厂陶瓷陈列馆,上世纪90年代被台湾人重金买走,十几年了一直没有再见到,现在大陆经济繁盛,收藏之风鼎盛,这把壶又回来了,真是可贺之幸事。”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